欢乐颂王凯发型叫什么|打开脑洞,解密法华寺神秘夜!康梁是否在诬陷?袁世凯是否在狡辩

欢乐颂王凯发型叫什么|打开脑洞,解密法华寺神秘夜!康梁是否在诬陷?袁世凯是否在狡辩

欢乐颂王凯发型叫什么,因为三件事,袁世凯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。

第一件,卑鄙地出卖维新派;第二件,签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;第三件,倒行逆施盗国称帝。

然而颇有意味的是,针对这三件事,袁世凯生前均留下了不服之证。

对于出卖维新派一说,袁世凯在民国时期发表了《戊戌日记》,但时过境迁,愿意听他自辩的人不多。

对于签订二十一条,袁世凯事后特命人编写印制了五万册《中日交涉失败史》,并将之秘存于山东的一所监狱里,老袁原打算等到与日本抬头相见的那一天,将这段屈辱下的苦心公布于众,遗憾地是,他没能等到那一天。

对于洪宪称帝,袁世凯在弥留之际留下了愤懑之语——为日本去一大敌,看中国再造共和。无奈,众叛亲离人的临终遗言,一文不值。

你说老袁有冤屈吗?

或许只能这么说,历史远比真相残酷,站在时代风口浪尖的人一着不慎,就得去承受毁于一旦的结局,哪怕令他毁于一旦是遭别人误解的用心良苦——

所以,老袁得认账。

然而,对于历史的看客,愚人才去看账本,智者从来思真伪。就拿袁世凯来说吧,他是什么样的人其实跟咱们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,但怎么看他却跟咱们关系密切,知道为什么吗?

一个对历史没有自己看法的人,对现实又怎能有属于自己的看法!

一个看不清现实,看不懂现实的人,又怎能真正地混好呢!

所以,今天咱们就试着拿袁世凯耻辱柱上的第一桩事来说道说道,不为有些人说的洗白啥的,只为找一份属于自己的看法。

关于出卖维新派,大路货一般是这么贩卖的,谭嗣同夜访法华寺,老奸巨猾的袁世凯骗取了谭嗣同的信任,稳住热血青年后,老袁初五就乘火车跑天津向荣禄告密去了,荣禄得知康党阴谋后又火速进京禀告了慈禧。于是,戊戌政变发生,光绪惨遭囚禁,戊戌君子横尸街头,百日维新猝死于一片残血中。

读这一段,是不是有这样一种约定俗成的印象?

操!要是没有袁世凯这个罪魁祸首,光绪能这么悲催吗?戊戌君子能这么惨吗?

事没成,就是袁大头害的。

这就是典型的大事件圈套,事越大,剧情越紧张的时候,这种圈套的效果就越明显!

看待大事件,咱们总习惯去找个恶人,只要锁定了那个恶人,一切立马冤有头债有主,真相大白。

不要否认,无论是看待历史大事件还是现实大事件,咱们很多时候就是在看小儿书。

立恶掩真相,局内人和局外人总是能达到高度默契!

说回袁世凯出卖维新派,其实只要问一个问题,这个圈套就会瞬间不攻自破。

你当统治中国几十年的慈禧是吃素的呀?

这女人经历过多少血雨腥风,金贵的小命能这么轻易地就握在了别人的手里?

搞的就跟一切全拜袁世凯所赐是的。

据史家考证,在当时的条件下,京津之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左一趟右一趟地来回,也就是说,当光绪想动爪的时候,慈禧布在宫中的耳目早就第一时间知道了,还用得着袁大头出卖告密。

但很显然,这事不能说,一说,袁世凯就不恶了,他一不恶,这事就不好看了,维新派败于出卖那当然要比败于白日瞎折腾要显得慷慨正义得多!

慈禧的老辣其实更有甚者。

在当时,京津地区早就布下了重兵,即便是老女人没有耳目,即便是袁大头没有出卖,结局依旧没两样,只要袁世凯敢动他那六七千人马,朝廷秒秒中就能给收拾了。

理智地客观地想一想,这样的嗅觉,这样的布局,难道不应该是老辣政治家的正常水准吗?况且还是男人堆里杀出来的千年慈禧。

再说袁世凯,此人绝对算是那时候的第一乱世枭雄吧?

慈禧的手段他能不知道,当时的实情他能参不清?

答案既然是肯定的,那他还有个毛值得去出卖。

傻逼才可能如此折腾。

好了!有了如上的两个事实,再看法华寺神秘之夜,谁在扯淡可能就一目了然了!

先看康梁的说法。

康梁的法华寺之夜,袁世凯的表现概括起来主要有这几点:一、老袁声称自己肯定是无条件效忠圣主光绪的;二、灭荣禄如同宰老狗,但有个前提,光绪最好提前到老袁营中当面下命令;三、为了给告密争取时间,老袁声称手里没枪弹火药,得赶紧回去搞。

总之,袁世凯表现的特大义凌然,当夜和谭嗣同是默契又共鸣!

康梁说,正是因为老袁的这个态度,他们相信了他,进而惨遭出卖,变法失败——

再看老袁自己的说法。

老袁的法华寺之夜概括起来主要有这几点:一、出于礼貌,他确实见了不速之客谭嗣同;二、当听说康党要围颐和园的时候,震惊之余他表示自己的部队可能做不到;三、见自己不配合,谭嗣同随即撂出鱼死网破的狠话,自己没办法只能与之周旋;四、谭嗣同拿出的一份朱谕不是朱笔,是他妈的抄件,看上去很像假的;五、自己说了不少大实话,包括慈禧已在京津地区布下重兵一事,但谭嗣同这小子根本听不进去。

总之,老袁从没大义凌然地表示和对方是一伙子,相反冒着热血青年对己不利的危险,说了很多不要莽撞干傻事的道理。

结合上面两点,对比两方描述,大家伙作何感想?

换是你,有老袁的段位,会说康梁描述的那些话吗?

有人可能要说了,为了麻痹对方,有可能会说,说的越大义凌然,骗的越狠嘛!

但问题又回来了?

有必要去骗一伙注定要失败的瞎搞分子吗?

难道最聪明的做法不应该是边划清界限边巧妙周旋!这样,来日向领导汇报此事才能顺利过关呀!难不成等到向荣禄汇报的时候这么说,对不起领导,我为了稳住他们,把你骂成待宰的老狗了!

说到这,可能又有人说了,那他还不是向荣禄说了,这不就是告密吗?

得了吧!如果有人突然蹲你脑袋上拉泡屎,你不得想法给清理干净呀!

对方作死,自己不陪着,说实话,这真不能算出卖!

换个角度讲,维新派但得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,再这么给老袁戴帽子不迟。

胜算为零,偏要给老袁戴告密出卖的帽子,你让老袁到哪里说理去,只能自己写写日记——同志们,咱真没告密!当晚,咱是把界线化了,忠告也给了,事后向领导做个情况说明,这能算大恶吗?

再说了,作死不陪着,就是叛徒?咱是枭雄不假,但不能这样朝枭雄下刀子呀!

bbin

 

今日热点

特别推荐

栏目最新